十月的[未存在的故鄉]系列放映

photo168342759746415439 photo205190911971404874 2015exodus2_smff_cu exodus3_2015smff_ekklesia
十月首兩個星期,在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和中文大學文宗節跑了四場放映,分別放映了系列的第一至三部,人數由十多人到六十多人都有,但共同點就是,影後討論都十分熱烈,尤其是放映完第二和第三部全片後,討論竟持續了三小時! 中大場更是大半觀眾留下討論, 熱烈至有些同學差點誤了尾班校巴下山也不知,實在令人感動……
(由於答應觀眾不會把放映及影後討論的樣子公開, 所以全部都「影后」、blur鏡或只見到相關籌委的樣子)
至於內容嘛…包羅萬有, 容我們稍為文字整理一下,再放上網…

廣告

[未存在的未存在…]~7未存在的故鄉.第三部: [移.住.迴旋]~ 章節目錄

未存在的故鄉.第三部: [移.住.迴旋]~ 章節目錄

家鄉  變奏  variation 間奏 intermezzo 迴旋 rondo  
1 故事    
2 變奏一    我們仨    
3     迴旋一:過番去州府
4     迴旋二:甲必丹
5 變奏二  蕭家話    
6 變奏三  孤寒佬、百厭星、吉卜賽人和悲慘世界    
7   間奏一:遊戲  
8     迴旋三:失諸交臂的新族
9 變奏四  連城碧玉    
10     迴旋:羔羊的盛宴
11 變奏五  咬弦    
12     迴旋: 逃亡與渴望
13     迴旋六:離家出走
14   間奏二: 誰的歌  
15     迴旋: 女禍
16   間奏三:浮屠何價
17 歸零

[未存在的未存在…]~6.無乜錢都可拍紀錄片之: 布碎與磁石

等待無限RENDER中,等電腦工作的時間,總像發緊夢,等我又發放囈語先⋯⋯

七月剪好了一個稿,總覺得心裡不踏實,覺得欠一些touch,又說不出是什麼。

八月時看到台灣朋友發出的短片,看到有人使用一些印巴基層婦女的綉工藝,去講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基層婦女講述印巴分裂時,作為什麼都沒有被知會/什麼都無可能參與的小民,這些在生活中創作的婦女,是如何經驗大遷徒的。那些動畫顯然有經過熟知電腦的人的操作,但內裡的人/物,都應該是出自那些婦女的手。這些手工藝,粗糙之中又顯出心思,我不禁想起我在《沉香》裡打造那位不識字的基層婦女太姑婆,如何用刺綉記錄下她的一生,頓有他鄉遇故知之感。

也因看了這短片,我忽發奇想:用碎布做可以嗎?

本來,談做手工我是退避三舍的,從小我的手工勞作多是媽媽做的,但看到上述短片,頓時反省:我們時常同街坊講,創作不需要講求不可企及的天份,而可以講後天的觀察和嘗試,那麼我這手工白痴也不妨試試吧。不過,既然要講求大家都做到的,當要粗糙之中要有認真就是了。

其實,明知10/10就是首映了,八月尾想到這個點子,又不可能整個月只做這件事,真是冒險為之,難得兩位同伴也稱好,一齊癲。

試落,覺得碎布真是好。其實只需向親朋友徵集碎布,到基隆街的布行或舊區窗簾舖買他們丟在門口紙箱內平賣的碎布即可。邊做我邊在思考這件事,實在是長工時街坊可以參與創作的另一種模式:一來便宜;二來布上本有花紋和氣氛,創作的人只需有idea,找適合的材料便是,無須特別多技能,也可以無須勞師動眾找演員,而可以在較簡單的基礎上進行自我表達。

然後,關於是否移動的問題。本來,只是想著替父母的兒時生活環境做一幅我想像中的「故鄉上河圖」。可是,又衰貪心,結果還是覺得有些東西要在畫面上移動。以前有同街坊試過做定格動畫,但若要複雜過現在手機都有的軟件可處理的動畫,便很麻煩了,要個街坊好有耐性和時間。之前又想到皮影,不過,皮影要有趣也要好些時間,未必能成為街坊入門嘗試創作的方式。忽然,想到了磁石。雖然今次的試驗不算太順暢,但開始與磁石有點溝通,磁石應該是可造之材。

影行者做片, 總是以[窮人都做到]為目標。因此, 我們總是想方設法去實驗各種沒有什麼金錢、時間和技術資源,但可以令人好好表達自己的思考和感受的方式。其實,成日鼓勵街坊做,但自己又不嘗試窮盡一下這些需要較少時間、金錢和技術的表達方法都底可以講到幾深入的故事,咁係唔通的。沒有東西是萬試萬靈,其實這個《未存在的故鄉》系列,三部次次都試一些我們三人都沒做過的方法,我們三人坐下冷靜下來,都擦一把汗點解我們三個咁大膽⋯⋯
wethree0 photo205190911971404852

[未存在的未存在]~5: 無乜錢都可拍紀錄片之: 家庭錄影帶X歷史紀錄片

dadinpix0

歷史紀錄片,一般總以評述式紀錄片(expository documentary),甚或docu-drama(歷史重演)的方式來敘事,彷彿作者有上帝的全知之眼,可以無誤地覆述「過去」之「真實」。可是,這是可能的嗎?紀錄片是探討真實與虛構之間若即若離之關係的一種藝術形式,對於這種再現過去的方式,我們認為並不是唯一呈現歷史的方法,亦不應該是唯一的方法。

整個[未存在的故鄉]系列,都採取一種非線性的、斷裂的歷史觀點,因為這種觀點,才最接近每一個缺乏許多資訊下做決定的小人物的經驗。同時,我們亦不希望以一種全知角度去進行敘事,因為,在我們當中,沒有神,只有普通人。每個說史的人,都因應著自己的性情、意識形態而分析有別、主次有別,因此不同內容、方式的歷共存共榮,才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局面。

因此,重要的是,說史的人,要誠實地表現出自己的局限性。

這種以小歷史與大歷史辯證,以及必須承認每種史觀的局限性的觀點,其實並不新穎,早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便已在歷史學/社會科學/紀錄片的界別廣為人知,亦被廣泛地討論。

在整個[未存在的故鄉]系列中,帶著這種小歷史與大歷史辯證的觀點,以及影行者藝術創作普及化的理念,我們用以下兩個手法來承載以上的理念:
首先,我們大量採用家庭錄影帶/家人舊照等家常影像紀錄,配以網上搜來的資料影片及照片,及跨境地邀請理念相近的紀錄片工作者提供影片,加上少量的設計拍攝,將這些片段聚合成片。其原則,就是想向觀眾表達:每個小人物的生活都可以有許多重要的故事,每一個人的成長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同時我們無須太多花費鉅大的方式都可以創作,所以只要有觀點、肯思考及搜集資料、肯去與其他創作者溝通,那麼,每一個沒什麼資金的人,沒有許多許多技術知識的人,都有可能拍得出一部有意義的歷史紀錄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