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存在的未存在…]~6.無乜錢都可拍紀錄片之: 布碎與磁石

等待無限RENDER中,等電腦工作的時間,總像發緊夢,等我又發放囈語先⋯⋯

七月剪好了一個稿,總覺得心裡不踏實,覺得欠一些touch,又說不出是什麼。

八月時看到台灣朋友發出的短片,看到有人使用一些印巴基層婦女的綉工藝,去講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基層婦女講述印巴分裂時,作為什麼都沒有被知會/什麼都無可能參與的小民,這些在生活中創作的婦女,是如何經驗大遷徒的。那些動畫顯然有經過熟知電腦的人的操作,但內裡的人/物,都應該是出自那些婦女的手。這些手工藝,粗糙之中又顯出心思,我不禁想起我在《沉香》裡打造那位不識字的基層婦女太姑婆,如何用刺綉記錄下她的一生,頓有他鄉遇故知之感。

也因看了這短片,我忽發奇想:用碎布做可以嗎?

本來,談做手工我是退避三舍的,從小我的手工勞作多是媽媽做的,但看到上述短片,頓時反省:我們時常同街坊講,創作不需要講求不可企及的天份,而可以講後天的觀察和嘗試,那麼我這手工白痴也不妨試試吧。不過,既然要講求大家都做到的,當要粗糙之中要有認真就是了。

其實,明知10/10就是首映了,八月尾想到這個點子,又不可能整個月只做這件事,真是冒險為之,難得兩位同伴也稱好,一齊癲。

試落,覺得碎布真是好。其實只需向親朋友徵集碎布,到基隆街的布行或舊區窗簾舖買他們丟在門口紙箱內平賣的碎布即可。邊做我邊在思考這件事,實在是長工時街坊可以參與創作的另一種模式:一來便宜;二來布上本有花紋和氣氛,創作的人只需有idea,找適合的材料便是,無須特別多技能,也可以無須勞師動眾找演員,而可以在較簡單的基礎上進行自我表達。

然後,關於是否移動的問題。本來,只是想著替父母的兒時生活環境做一幅我想像中的「故鄉上河圖」。可是,又衰貪心,結果還是覺得有些東西要在畫面上移動。以前有同街坊試過做定格動畫,但若要複雜過現在手機都有的軟件可處理的動畫,便很麻煩了,要個街坊好有耐性和時間。之前又想到皮影,不過,皮影要有趣也要好些時間,未必能成為街坊入門嘗試創作的方式。忽然,想到了磁石。雖然今次的試驗不算太順暢,但開始與磁石有點溝通,磁石應該是可造之材。

影行者做片, 總是以[窮人都做到]為目標。因此, 我們總是想方設法去實驗各種沒有什麼金錢、時間和技術資源,但可以令人好好表達自己的思考和感受的方式。其實,成日鼓勵街坊做,但自己又不嘗試窮盡一下這些需要較少時間、金錢和技術的表達方法都底可以講到幾深入的故事,咁係唔通的。沒有東西是萬試萬靈,其實這個《未存在的故鄉》系列,三部次次都試一些我們三人都沒做過的方法,我們三人坐下冷靜下來,都擦一把汗點解我們三個咁大膽⋯⋯
wethree0 photo20519091197140485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