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持續更新)

暴與力.你與我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4/09/20/violenceandus/

//…我見識過的最可怕的政權暴力,從來都是依靠人民自己的暴力來滋養的;同時,推翻暴政,一樣抑賴另一種人民的暴力。暴力其實很日常,越是無權無勢無錢無面就越感覺得到,只是暴力的等級和形式不同罷了。

可能有人見到以上那句話便開始生氣:雞蛋與高牆,當然選擇站在雞蛋的一邊,政府與人民,壓迫者與被壓迫者,豈容混為一談?也可能有人意味深長地點點頭:對啊,所以我們有思想的人,還是不要讓政治玷污了雙手。

對不起,以上兩者,我都不能同意。世上最大的壓迫型暴力的源頭,就是輕易地接受一切二元對立,接受自己舒服地歸邊的念頭。不論是「骯髒的政治與乾淨的非政治」,還是「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皆為虛妄,只要被簡單接納,就會成為壓迫暴力的泉源…//

「反歧視」——失效語言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1/03/17/discrimination/

//…有一些說話,被亂用得多,就會失效,即使它在法律或社會的理解裡,確實佔有正規的位置,但正因這樣,它所壓抑的不滿,也會轉化為其他能量。

「歧視」就是這樣一個詞語。

偏偏「歧視」這個詞語卻強烈牽涉到如何判斷社會公平的問題,最近又經常聽到,故不得不談談。

這樣說大家可能覺得抽象,那就讓我具體一點吧…//

跟大佬要愛大佬?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5/01/28/cupress201412/
//…
如果說,愛一個你土生土長的地方,可以是香港某街、江蘇某鎮、南寧某村,那很合乎人性。可是, 愛祖國河山?絕大部份沒去過,只見過照片。愛全中國人民?愛一億個未見過的人實在太貪心。不過,如果廣義愛護地球和大自然,廣義地與人為善,不會見死不 救,這是作為人,我們與世上其他生命建立連繫與同理心的責任。那麼,為何同種同族的人,必須優先於其他族群的人?

可是,有人要愛國,我當然也不反對——言論思想自由嘛。只是,愛是一種非理性的感覺,會自然自由地發生,為何要用理性立法一途去迫人產生一種感覺?這就莫名其妙了…//

普通人的責任-談《耶路撒冷的艾希曼》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4/12/01/ordinary/
//…
時值二戰之後,這樣說話當 然是會傷害廣大同胞感情。可是,似乎在鄂蘭眼中,當時世界公認的「受害者」、「自己人」既不是一大群沒有差別的人,亦絕非「大哂」。以她的論點引申,即是 說,只要一個人懶於思考,而體系把他放置於相同處境,即使猶太人也會做同樣的事(今天的巴勒斯坦似乎間接引證了這種引申)。

一般分了敵我,就是敵人總是壞人(不會做好事,或好事也必有不可告人的動機);自己人就是好人(不會做壞事,或總有合理原因)。這種想法雖然看似小學雞,但卻是大部份人日常地實踐的「平凡的惡」…//

有幾愛本土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4/01/20/locallove/

//…最近中大有同學創辦「本土學社」,創會宣言大事興嘆中華文化在中共統治下喪失,忽而又支持以前中大學生會「反國際化」,凡四百多字「本土文化論」及「惜我中華文化論」,誰知到最後一句談社員必須秉持的立場時,「文化」卻消失了,只道出「香港本土利益優先」的「民主自治」。

「文化」是人的精神面貌,「利益」是實際得到的好處,有錢買不買到之重要分別。不過,既然這學社並不要求社員秉持本土文化。那麼,談政治經濟囉…//

狂想曲:獨裁集團董事會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3/09/15/soasitbe-201308/

//…話說大國集團轄下有甲乙兩地,還有個想列入領土但未成事的丙地。甲地小,人大都政治冷感,但還是常有人嚷嚷要搞「民主」,更常協助乙地的反對派搞事。乙地大,人都久被打壓,被失蹤被自殺時常有…//

脫離悲情和正義的亢奮(1-3)

(一)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3/01/17/aboutantileung1/

(二)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3/02/25/aboutantileung2/

(三)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3/04/18/aboutantileung3/

//…相對這些,趙剛提到另一種政治:培力政治(empowerment):「脫離悲情和正義的亢奮,進而學會用自己的眼睛,帶著『敵意的冷靜』,看到多重宰制剝削規訓的細網與罅隙,…並 在此時此地行動」。「多重宰制剝削規訓」指的大概就是社會建制如何通過建立在族群、性別、階級、宗教的身份差異,來合理化現存的各種政治、經濟與文化資源 的分配制度。至於「敵意的冷靜」,我理解為:不要等既得利益者會良心發現施捨你,要認知自己的社會位置,冷靜觀察從你身上真正奪走基本權利的是誰…//

「本土」與「人」~與黃春明的一席話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2/05/08/huanginterview/

//…「當時學生只可講國語,歷史地理只教中國大陸不教台 灣本土,這是不應該也不公平。」看不見本土,人就失去自我認同的基礎。黃春明指出,人最重要的身份認同是對出生地的認同,有了對出生、成長的地方的認同, 才能學懂對其他人負責任,會自律。可是,到民進黨上台,本省勢力壯大,「只重視本土,就容易變成民粹、右翼」,不論原則內容,只要人多的、「自己人」的就 是對的。如此,看不到人的普遍性,人的思想感情就會變得狹隘。他又引用了王爾德(Oscar Wilde)的話作為愛鄉土者的自警之語:「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發展到了極端都會變成瘋子。」…//

細沙黯藏的《沖繩扎記》(一)及(二)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1/08/03/okinawa/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2011/08/07/okinawa02/

//…很多人都知道沖繩這個地方,因為它是一個陽光與海灘的旅遊勝地。卻沒有多少人理解到,古琉球作為一個夾在亞洲各大國之間的小國,到底生存得如何艱難,如何被各方(當然少不了我們偉大祖國)壓迫剝削,而至現在成為了日本一個縣,成了日本的旅遊經濟收益其中一個支柱。

大江多次強調「日本屬於沖繩」這個引起不少日本人嘩然的論調,因為他認識到,日本今日的繁盛,是靠剝削沖繩而來。故此, 他堅持揭發太平洋戰爭時,日本軍官迫沖繩人民集體自殺的事件,也有書寫美軍進駐沖繩的影響,還有沖繩作為核能這種危險品的試驗地,作為日本本島的一道對外 戰略屏障…//

廣告